爱情急转弯,谁的心魔下
分类:必威-明星八卦

图片 1

 

顾远在公交车上回想几年前的画面时,内心仍然心有余悸,他心中的恶童从未消失过,甚至于一度失控,造成不可挽回的结局。

特别渴望拥有,《失恋三十三天》里的那个男闺蜜。他能够替我分担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在我需要他的任何时候。这种忠诚,比什么都难能可贵。他又不是宠物,还能说话。这样的人,可遇不可求。我希冀着,他会随时出现。我将自己想法告诉陈善,问他是否吃醋。他一脸鄙视:“放你飞,也飞不远。”

图片 2

清醒过来的试图去联系已经离开的林然,得到的不是占线就无人接听,打电话找身边的人去打听消息,他们却纷纷跟说好似的,都用同一个理由,不知道,避开了顾远。

他就那么大方,还是觉得我没这个本事?在最美丽的时候,我遇见了陈善。整整五年,我们经历无数次分分合合。最后,他累了、我也不闹了。他将是我的丈夫,我将是他的妻子。总结经验:太刺激的不长久,还是稳定压倒一切。就这么心无旁骛的,准备当我的陈太太。别人的七年之痒,我提早感受。

  林然远远就看见了裴阳。

顾远跟个没头苍蝇一样胡冲乱撞许久,他想向她道歉,说声对不起,然后说上一句能不能重新来过,她依旧会是他最爱的那个林然。

尴尬的时候,总的有不尴尬的事情发生。林然从分公司调过来,与我成为合作伙伴。他的身上,有着无穷无尽的正能量。很快的,成为办公室的宠男。他就像是移动的百科全书,乱七八糟的都懂。从国外的时尚秀场到女人的怀孕生产,他说得滔滔不绝、我们听得津津有味。他在的地方,总是充满笑声。

     如果没有这样的相遇,林然或许不可能感受到无巧不成书的说法,命运真是会捉弄人啊,林然在心里对自己说。

但是,林然什么机会也没给他。

“嗨,嫣然。我发现,你总是闷闷不乐的。”仅仅在茶水间的擦肩而过,林然也不忘好心提醒。我其貌不扬的,也能引起他的注意?扪心自问,好希望林然是我的男闺蜜。这事,我也没有隐瞒陈善。只见他不咸不淡的说:“异性之间,哪有纯真的友情。你啊,少做白日梦。”他越是不信,我越要证明。

这是一场朋友的婚礼,林然是作为伴娘的身份去的,可令林然没想到的是对方的伴郎竟然就是裴阳。大庭广众之下,裴阳浅浅地对着林然微笑,虽然事过境迁了,林然还是看出了他心里的慌乱和尴尬,不由得心里也难以自持……

留给顾远的不过是一室空寂。环顾空荡荡的房间,顾远在第二天退了租,弃掉了一半的中介费,孤身一人来到深圳打拼,看着办公室中中间男人们跟女人略带异样的目光,顾远猛地一声关上了门。

年底,公司活动越来越多。我与林然,自然有着更多的接触机会。倒是办公室的那群姐妹,开始对我羡慕妒忌恨。时常与林然出双入对,岂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切,我有我的陈善、林然也有自己的方华。据说,他们已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从闲聊中,我知道林然很重视方华。对方,却有些若即若离。

林然借故冲进了卫生间,轻轻拭去呼之欲出的眼泪,对着镜子一照,才发现自己出门时精心刷的睫毛膏因着两行清泪已经花的不像样了,她只有对着洗手间的镜子再一次的涂上厚厚的粉饼,抹上浓艳的口红,心里想着裴阳刚才的笑脸,一阵一阵发怵的心痛……

七年时光能够带给一个男人什么,用尺子去丈量脚下走过的路,或者用银行户头里面支出的无数笔钱来证明到底去了多少个国家旅行。

某次酒会,林然逢酒必喝、举杯必干。我看着纳闷,他到底是什么状况?中途,拉着林然跑到外面吹风。他再这么喝下去,不是醉倒就是发疯。稍微冷静之后,林然使劲摇撼着我。他的样子极其可怕,如同马景涛上身:“他比我有钱,但我比他爱你啊。贱人,你为了他竟然背叛我。我告你,迟早后悔!”

是啊,没有人会知道他俩之间的微笑是多么的牵强,在这样的场合见面对他们来说本身就是一种煎熬,更何况她们所充当的角色,对他俩来说就更是一种戏剧性的折磨了,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小啊,林然的心雾蒙蒙一片……

在深圳买了房,还差一部车,账户余额一日日增加,给顾远带去安慰。

林然越骂越起劲,街上行人全都在侧目而视。靠,他们以为林然在说我呢。林然的家在另一个区,我们都喝了酒无法开车。电话给陈善,麻烦他过来帮忙。他打着麻将,手头正旺哪舍得离场。我拽着一米七八的林然,走进最近的小旅馆。实在别无他法,唯有出此下策。刚想离开,就被林然扯到了床上。

也许裴阳至今都不会知道,其实林然的心里依然是装的满满的裴阳,无论林然怎样的划着浓妆掩盖着自己,却怎么也遮不那颗砰砰跳动的心,虽然她现在早已为人妇,可在她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角落为裴阳喜怒酸甜,这些裴阳都不知道,而且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在消磨时间时,在床头柜边摆上一杯红酒,深夜一口饮下,敬这韶华时光,一去不复返。

他的双眼充血,仿佛负隅顽抗的野兽。“你要钱,我也有的。”他说啥,莫名其妙的。“为了钱,可以和男人上床。和他可以,和我为什么不行?”情况不妙,他把我当方华了。“你醒醒,认错人啦。”他从钱包里,甩出一叠人民币:“只要大爷高兴,钱都你的!”我来不及回答,已经被他压在身下...

爱着的女孩都有一颗玻璃心。

顾远妈妈是不是会给他打来一通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可以有结婚的打算,顾远总是非常敷衍的回答,等等,再等等,会结婚的,妈妈你不要这么着急。

那是一个春天,阳光灿烂的如同孩子们的笑脸,绿绿的草坪上,裴阳捧着一大把山花,红着脸、羞涩的地对着林然求婚,裴阳哪里会知道林然竟会生硬地拒绝了自己,多年来的朝夕相处,裴阳觉得比自己还了解林然,他一直自信得以为林然是爱自己的,她是愿意和自己终身相守的那种女孩,哪曾想林然的心里原来装的还是另外一个人,甚至于连他最后的底线都被林然无情的摧垮了,狠毒的女人啊,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一股冷风灌进来吹醒了闭上眼睛的顾远,这些年零零碎碎的记忆从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忽然间冒出来,公交车司机提醒他:小伙子,车子终点站到了,你还不下车吗?

为什么要拒绝裴阳的爱情?望着裴阳那张由于震惊而扭曲的脸,林然的心里在滴血啊,捂着刻骨的心痛,林然看见自己深爱的裴阳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她分明看见裴阳由于受到打击而近乎踉跄的步子……眼泪啊,就让它畅快的流吧,让她流成一条长河追随着裴阳的方向,静静的为裴阳疗伤,祈祷着他的幸福,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他猛地一惊醒,身边全是陌生的景色,抬头对上的是公交车司机沧桑的脸,他连忙拿起凳子上的东西立即下车,向师傅说了声谢谢。

那个夜里突然就狂风大作,一个女孩子散乱着长发狂奔在倾盆大雨中,雨水夹着泪水顺着她的头发一缕一缕的往下淌,漂泊的大雨顷刻间将林然凌乱的心洗劫一空,这个夜里,那个叫林然的女孩子亲手送走了自己的爱情,却拒绝了所有的疗伤……

几乎是第一次顾远坐公交车一直坐到终点站,对于他来说,在人群涌动的大城市中生活,买车虽然不是件难事,他最爱的还是在傍晚坐一辆不是那么挤的车子,有空时围着这个城市绕上几圈。

林然了解裴阳,裴阳是那种怀才不遇型的男孩,他胸怀大志、锋芒毕露,是那样的不甘于平淡,分明他就是一匹骏马,然而那个伯乐又在哪里?林然不愿意看见每天夕阳西下时,裴阳拖着疲惫的身体,抱着一沓一沓的材料,坐在电脑前熬了一宿又一宿。历史的车轮永远都不会垂青于这个有着满腹才华和远大抱负的热血青年,因为他没有什么显赫的背景,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青年,注定只能这样默默的,默默的找寻自己的位置……

曾经的林然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在他们那座不太小的城市中,花上两块钱,然后在两个小时之内开始环游城市之旅,身边的林然会笑呵呵的抱着他的手臂冲他惊喜的喊很多次:“顾远顾远,你看这游乐园可真好看,改天我们也来玩一玩好不好。”

直到有一天,那个叫飞飞的女孩子叫着林然姐姐,说自己是怎样的爱着裴阳时,林然才清醒地意识到,裴阳的人生也许会被这个流着眼泪一遍遍的说着爱的女孩所改写,而这个改写的作业却只能由自己划上句号时,林然的心剧烈的颤抖着,如同海水卷起了大浪,一波又一波……终于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清晨,林然打电话约了飞飞,告诉她裴阳确实是个值得你用一生去爱的男人,他的心里装的是整个花园,而我却只能给他一束鲜花,说这些话的时候,林然分明看见自己的心抽搐着,淌着泪,流着血……

“现在的高中生可真的是很舒服啊,我们没有智能手机用的那个年代里,上课什么的全都是靠自己查资料,死命做试卷提成绩啊。真是羡慕现在的他们。”

飞飞的父亲在这个小镇的政坛上算得上是个实力雄厚的角色,也许他会帮助裴阳实现他的所谓的理想,不,不是也许,而是一定!林然在无数个深夜里舔舐着自己的受伤的羽翼微微的对着镜子笑,爱一个人,如果不能为自己所爱的人做出牺牲,那么这样的爱情是不会天长地久的,何况裴阳本来就属于外面的世界,那宽广的天空,那广袤的草原……

“顾远,你说我们以后结婚是会在市中心买房子还是在郊区买房子呢?”

就这样,林然远离了裴阳的生活,远离了裴阳的爱情,偶尔林然还会遇见裴阳,但她再也感受不到裴阳的哪怕一丝的爱意了,裴阳是何等骄傲的男人啊,他根本就无法从林然的打击中走出来,他觉得林然是个坏女人,掠走了自己的爱情却不愿意给他任何承诺的坏女人,        林然从裴阳的眼神里读出来的除了深深的责怨,便是无尽的愤怒。每当这个时候,林然总是挺起胸脯高傲的从裴阳身边走过,然后躲在看不见他的角落里任泪肆流……

顾远那个时候在干什么呢?他抱着自己的游戏机附和了林然几句,做了唯一一件让他觉得不后悔的事情,他用力的抱着林然瘦小的身躯,朝她温柔说道:“我们以后一定会结婚,然后生一窝大胖小子。”

岁月顺流而过,它以那种刻意淡忘的方式藏匿着林然内心深处的渴望,林然也慢慢的从这个角落里站了起来,这个世界没有谁离不开谁的道理,电视里的激情演绎其实都是骗小姑娘的,林然老苦笑着对自己说。

林然开心的笑了,回抱住她,冲他说道:“咱们说定了。”

裴阳和飞飞很快就结婚了,大红的散着香味的请柬赫然地躺在林然的办公桌上,林然的心里竟然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释然,林然终于觉得裴阳的人生是真正和自己没有关系了,她再也不用担心裴阳按时交不上材料会不会挨领导的骂,不用想着裴阳早晨起来会不会吃早点,晚上会不会闹胃痛,更不会成天因为裴阳现实的处境和他的理想隔着千山万水而经常失眠,她丢掉了自己的爱情,但不会丢掉自己的心。

往事种种涌入脑海,顾远觉得实在走不动路了,回忆过去时,没有哪一天会像今天这样子沉重,加之今天又看见了林然,顾远脑仁忽地疼起来。

后来,林然一次又一次的听到裴阳被提拔的消息,因着那个高高在上的老丈人,裴阳的事业如日中天,这是个讲究效率的时代,原来清瘦的裴阳听说肚子也慢慢的腆了起来,那个叫飞飞的女孩子总是小鸟依人般的挽着裴阳的臂弯出入在一些公众场合,他俩的恩爱有加也总是招来一些人艳羡的目光……

在路边找了块空地坐下来休息,他犹豫这要不要打辆出租车回去是,手机震动响起,是公司总监发过来的,内容是:“设计方案要改,明天可能要加个班。”

也许,爱情有时候真的需要放手……

干设计这行的,日常加班是常事,顾远很久没去健身房运动健身,离家里还有两公里距离,走回去也就这么点事儿。

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看看手表,显示晚上九点,到家洗洗睡预计九点半,起身之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眼前走过,带着一副黑框眼睛,遮去了大半面容,顾远认出那是林然。

化成灰也能认出来的林然,那人朝这边看去一眼,主动走上前来跟顾远说话,顾远愣愣的盯着上前的林然。

注视着她厚厚的镜片,以及后方停住的车辆中,伸出一只抖烟的手,顾远认得,那是个男人的手。林然蹲下跟男人说了好几句话以后朝他走来。

高跟鞋踏在地上的声音,一步步踩进他的心里。

过了好几分钟,林然主动站到他的面前跟他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顾远。”

他尴尬的抬起自己的头,舌头打结道:“好好··好久不见,林然。”他似乎没有办法很好的冷静下来去面对眼前的女人。说出来的话也变得结结巴巴。

这样他会不会嫌弃他,或者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跟他说话?顾远脑子中想过千重万种画面。

林然噗嗤一声笑出来,冲他说:“想不到,你跟很多年前一样,遇到人依旧会这么紧张啊。最近几年过得怎么样?”

顾远定定心神,气氛沉默了好几分钟,看着林然穿着的紧身黑色裙子跟黑色高跟鞋,披下来的长栗色卷发,顾远有些恍惚。

很多年前,林然是喜欢短发的,她说短发潇洒,而且洗头发什么的更方便,他一向偏爱长发,可是他不是个会强迫女人一定留长发的人,也就随她去。多年后他们分手以后,对方留起了长发,他鬼使神差的问了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留的头发?”

林然笑起来,很快回复他:“三四前就开始留了,平时因为工作的关系要扎头发,索性也就留起来了。你还能回到我的问题呢?”

林然是学律师的,问起问题来总有些强势的感觉在里头,顾远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在深圳做设计,那你呢?”

空气中传来女人爽朗的笑声,林然呵呵呵的笑起来,他觉得恍如隔世,一切不像真实,对方说:“干回了老本行,最近打算结婚了。”

“你呢,你结婚了吗?”猛不迭丢出的一个问题镇住了顾远,他不敢说话,后方汽车的喇叭声音传到耳朵里,敲得生疼。

林然主动摆摆手说道:“我该走了,再见。”

等到汽车绝尘而去,顾远跟脚生根似的定在原地许久。很久之前他做个一个梦,他一心想跟林然重逢,为此他想过很多种跟林然重逢的湖面,平素爱得极深的两人见面是干柴烈火,还是尴尬到不敢说一句话?

还是那个女孩子会一把扑到他的怀里哭啼啼的说,你终于来找我了。

还是平淡无奇之下的某个场景里遇上了,两人一起去吃个饭然后顺理成章就复合了,还是各自安好,见到一次面后会形同陌路。

她要结婚了这个事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给他的情绪带来巨大的心理波动,或许日子往往后走一点,仍然一如既往,该吃吃,该睡睡,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准点去上班。李然出现了,然后她又很快消失了。

顾远拿钥匙打开自己房间的们,摁下开关,暖黄的灯光瞬间洒满整个房间,一室温馨,脱下衣物,去浴室洗漱,抬眼看了看浴室的热水器,用的是个日本牌子,三年保修,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出洗的过程中突然出现有冷水的情况。

窗外是一片黑,顾远躺在自己床上,月光从窗外泻进来,顾远一夜安眠。

睡梦中,他又看见了林然的脸。

闹钟响起,一行短信跳进来,内容是:“设计方案通过了,不用加班了。”

顾远迷迷糊糊摁掉闹钟,另外一天又开始了。

本文由必威体育betway888发布于必威-明星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情急转弯,谁的心魔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